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让孩子成为夫妻感情裂痕的粘合剂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年03月28日

  作为一名基层法庭的法官,所审理的案件中很多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小案子,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离婚案件。每当看着一对对夫妻由原来的恩恩爱爱,到开庭时的恶语相加,甚至拳脚相向,再到最后的分道扬镳,说实在的,我心里的感觉也相当不好,有时候也在自嘲,我这不是成了“婚姻杀手”了吗?有时候也安慰自己,我这是“拆散了痛苦的一家,成全了幸福的两家”,聊以自慰吧!

  昨天晚饭后我和妻子在街上散步,迎面碰上一个中年人,看见我之后,马上跑过来,亲热地拉着我的手说:“贾法官你好,散步呢?”我一时想不起对方是谁,只好胡乱答应着:“是,是,随便走走!”说完后,我们就各自走开了。那人过去之后,妻子问:“是谁呀?”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原来是我办理的一起离婚案件的当事人老杨。

  时间回到半年以前。春节后我刚到孙武法庭,就接手了一起离婚案件,原告女方姓宋,今年50多岁,被告男方就是前面所说的老杨,也是50多岁了。女方起诉与男方离婚的理由是男方有家庭暴力倾向,经常无故对她进行殴打,并且还有外遇。双方都聘请了律师,看来都想把“官司”打到底。当时的庭审可以说是非常激烈,老宋是一个有点神经质的女人,也可能是她们这个年龄段的女人都有的特点吧,在法庭上不是哭就是笑,甚至还不时把衣服撩起来,“你看看,你看看,法官,这都是老杨打的我!”弄得我都有一点不好意思了。而老杨则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不断地说:“嗯,我打的,我打的,我敢打你吗?”庭审程序很快就走完了,进入法庭调解阶段后,我问老宋:“你同意调解吗?”,老宋说:“不同意,调什么解,抓紧判我们离婚,我和他过够了。”她的律师忙劝她,还是同意调解吧,调解也可以调解离婚,老宋这才不情愿地说:“那就调吧,反正我是不和这个老东西过了。”我又问老杨:“你是什么意见。”老杨艰难地说:“我不同意离婚,孩子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结婚,再说我们的感情还是不错的,结婚都将近三十年了,两口子打打闹闹也是正常的。”

  对于离婚案件特别是涉及中老年人的离婚案件,我处理得都比较慎重。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像这种情况不可能很快达成一致意见,最好采用“冷处理”的方法,让双方都冷静冷静、降降温。我就对他们说:“今天就到这里,过几天法庭再组织调解,也希望你们回去后好好想想,都老夫老妻大半辈子了,为了孩子还是再慎重些。”

  本想把这个案子放几天再说,但是第二天刚上班,原告老宋就早早来到法庭,一进门就激动地对我说:“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请法庭马上判我们离婚。”我说:“你不要激动,坐下来,慢慢说。”说着我就给她倒了一杯水,搬了一把椅子让她坐下。老宋絮絮叨叨说了老半天,我才逐步明白了她起诉离婚的真正原因。男方也就是老杨,原来是工商银行的职工,后来银行进行人员分流,老杨就用单位给的补偿费经商做生意。由于每天早出晚归,生意上应酬不断,结果夫妻间的交流就少了。现在老杨与一个女人合伙开了一家文具店,老宋就认为老杨与这个女人关系不正常,所以才起诉离婚。他们有一个女儿,今年28岁,还没有结婚,现在在一家企业打工。家庭条件也不错,有两套楼房,并且家里还有不少存款。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我就对她说:“你反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你先回去,回头我再和老杨谈谈。”老宋不情愿地说:“麻烦你还是赶紧给我判了吧。”我好说歹说才把她劝走,本想松口气,可是她很快就回来了,并且说:“希望法官赶快给我们判离婚,要不然我每天都来!”本以为她只是说说就算了,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她真的又来了,进门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给他们判决离婚。我的头立马就大了,这还了得,你每天都来,我其他案子还办不办。

  再一次送走老宋后,我马上打电话把老杨叫到了法庭。还是那份木讷的表情,还是那个意见:不同意离婚。通过交谈,我了解到,老宋是一个个性非常强的女人,在家里一直都是说一不二,并且特别厌恶老杨喝酒。老杨做生意、有应酬的时候,只要知道他在哪里吃饭老宋就赶到哪里,不由分说就掀桌子,每次都把老杨搞得灰头土脸,在朋友面前很没有面子。对于老宋说的外遇,老杨更是一脸无奈地说:“就凭我现在这种状况,能有什么外遇?和我一块儿做生意的是一个朋友的妻子,朋友有正式工作没时间,就叫他对象和我一起干,人家家庭和睦,条件比我好多了,和我能有什么事,她就是无理取闹。法官,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孩子。”孩子!对方说到孩子,我灵机一动,是不是可以通过孩子来做做工作,我说:“你打电话把孩子叫过来,我和孩子谈谈。”不一会儿,老杨的女儿小杨就赶到了法庭。很清纯的一个女孩,可能是第一次到法庭有点紧张,脸色通红。我问她:“你父母离婚你知道吗,你是什么意见?”,小杨马上就激动起来,说:“我非常不赞成他们离婚,但是大人们的事我也做不了主啊!”我说:“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你才能做你妈的工作,回去好好劝劝她”。小杨犹豫了一会儿,怯怯地说:“行,回去我就去劝我妈。”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老宋一直没有来,我就给小杨打电话问了一下情况,小杨说现在她爸爸正生病住院,我问她谁在照顾老杨,小杨说是自己。我就给小杨出主意说:“你现在最好让你妈去照顾你父亲,你就说你工作忙,离不开。”小杨说:“我试试吧。”又过了一周左右,小杨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这几天都是她母亲在医院照顾父亲,两个人的关系恢复的不错。我心中一喜,应该差不多了。又过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我给小杨打电话,让她通知她父母一块儿到庭。很快,一家三口都来了,在进办公室的时候,老杨不小心绊了一下,老宋下意识地搀了他一把,这时我就想,有门,看来他们这婚可能不离了。果不其然,在随后的交谈中,老宋絮絮叨叨地说:“要不是疼孩子,怕孩子为难,我非得和这个老东西离婚,生病了想起我来了,你怎么不找那个野女人去伺候你。”说完就白了老杨一眼,老杨尴尬冲我笑笑,没有说话。给他们办完调解和好手续,看着一家三口一块儿离开后,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很有成就感。

  孩子是家庭的纽带。在离婚案件中,我认为应该尽量发挥孩子的纽带作用,让孩子成为夫妻之间感情裂痕的粘合剂,力争让一个个面临破裂的家庭和好如初。

关闭

版权所有:滨州市2017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环城南路39号 电话0543-5327030 邮编:2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