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由《犁头记》开始说——浅谈一名法律工作者的信仰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年03月26日

  当真正下定决心重新拾起十五年前看过的影视剧的时候,突然间涌上来的竟然是那时家中土炕上的草席味道,以及那台黑白电视机屏幕上丝丝缕缕的白雪花。不是想说它对我的影响有多深,而是直到现在,自己对“影响”二字也依然有着很大的疑惑,但至少这部《犁头记》和“群众”这两个字有关,它让我看到了古代和当代的一点气质性的共通。

  说是《犁头记》,准确地说应该是《康熙微服私访记》,而它是其中的第一记。讲述了青州府五莲县令罗世长为不误农时,私自将税粮赊给农民当种子而被康熙治罪,最终被洗刷冤屈的故事。剧中康熙和罗世长在狱中相遇,当罗喊着“君子固穷,不坠青云之志”准备慷慨赴死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一种近乎于绝望的坚持。也许在那个时代,百姓几乎是以一种“赌”的心态去等待,等待着有一位罗世长式的父母官去拯救他们,但赌终究是赌,在那个遍地狗尾的环境中,想做一株白兰到底需要承受到少,需要冒多么大的险,就像罗世长所说,“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在我看来,“勇者不惧”才是他真正想表达的吧。所以在那样的年代里,如果真的存在“群众路线”,那必定是由一个又一个大勇之人铺就而成的。

  这部剧中有一句台词让我感触很深,一次,康熙说:“会有个道,管着世界,管着人,管着五谷杂粮。”也许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道”,在康熙的天下里,晨星般零落的信“道”之人为身边的百姓撑起的是一片片纽扣般大小的“青天”,他们靠的是勇。而当那样的时代离我们渐渐远去,做一个“罗世长”也已不再需要多大的勇气,所以除了勇,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人。

  于是我常常在想,会不会有那么一些人,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会有一种相对坚定的信仰,这种信仰也许就是除了勇之外我们要寻找的。

  不久前,一个老大爷拄着拐杖去我们那里想打官司,他的女婿在工作的时候受了重伤,他想讨个说法。当时老大爷来的时候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准备,可是像这样一个案件要受理需要很多程序,我的庭长是一名老党员,列出了所有需要的材料让他回去准备,老大爷急了,说“我来一趟不容易,你们不能这样对待老百姓”,庭长和他谈了一个下午,告诉他接下来的每一步需要怎么做,最后终于说通了,但是那个时候天色已晚,老人回不了家,庭长给了他五十块钱让他打车回去。后来聊起这件事情,我问庭长,我们坚持的是什么,是程序还是要照顾到眼前的人,他告诉我,程序正义固然重要,但法院终究还是为人所开。这句话让我感触很深,我原本以为,法官的客观,是从不对任何一方有所倾斜,但后来我知道,一个法官的知识就是对人心灵的知识,只有我们真正对人投入感受,我们才能明白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当中,什么重要,什么必然发生,什么不可能产生。

  有一个人叫仓央嘉措,是历史上第六世达赖喇嘛,他曾经写过一首诗,说道,“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那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但仍有那么多人,因为心事太重而走不动。”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偏执地喜欢上这首诗,不管别人如何理解,也许在我看来,它至少告诉了我如何去做到心无旁骛,说到心无旁骛,我想到了一些人。

  我们法院的刑事审判庭和我的办公室挨得很近,每当有刑事案件开庭的时候,我坐在办公室里听到的最真切的声音是犯罪嫌疑人脚下的铁链和地面摩擦时所产生的哗啦哗啦的声响。当然我只是个旁观者,但是在开庭当天都会有一些人从一大早就站在审判庭门外的走廊里等着,他们是犯罪嫌疑人的父母,妻儿甚至是丈夫,他们在等自己的亲人从警车上带着手铐脚镣走下来,然后一直到审判庭大概二十米的距离所用的那几秒钟,只为看他们一眼。他们里面有很多母亲,那个时候所有的母亲都会哭。每当那时我的心里都会有莫名的阻塞,我会看到刑庭的法官们在慢慢地劝解那些情绪激动的母亲们。但是我想说的重点并不是我们的法官如何去安慰,如何去陪着他们一起哭,而恰恰是当人性的罪恶在法律面前无所遁形的时候,法律的尊严与公正不会因任何的泪水而改变分毫,我们的法官正是凭着对人性的关怀,对法律的忠诚,摒弃掉个人的情感与偏见,才会让任何伤害都得到弥补,让任何罪恶都受到惩罚。这就是穷究事理的法律的力量,也就是凭借这样的力量,任凭这个世界如何变幻,法官要做的,便只有坚守和从容。

  想说的第三件事依然关于一个人,法院在辛店镇有一个派出法庭,庭长姓宋,是一位年轻的法官。法庭旁边有一个不算大的菜市场,记得去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陪着他去那里做法制宣传,给当地的百姓发放一种蓝色封面的法制手册。在路上我问他,在法庭审理的案件中最多的是哪一类,他说是离婚。然后他给我讲了一个很普通的案子,夫妻双方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他们有一个很小的孩子,跟着母亲生活,说好由父亲支付抚养费,但是两年过去了,孩子的父亲一分钱也没拿,理由是孩子母亲不让他去探望孩子。双方争执不下,男方还扬言去女方家里抢孩子。为了化解恩怨,法庭的法官花了很长的时间多次与双方进行交流,告诉他们探望孩子是权利,但是交纳抚养费也是义务。后来法官请来了当地的办事处负责人从中进行调解,最后双方终于让步,女方同意男方去探望孩子,男方也愿意支付抚养费。最终孩子的父母是带着孩子又叫上双方的老人一起在法庭团聚的,当时的场面很感人,孩子的爷爷奶奶抱着孩子又哭又笑。宋庭长说,这是一件很普通的案件,如果只是谈案件执行的话,只要几步就够了,但是那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所追求的,是对百姓的负责,是矛盾的化解,是恩怨的了结,是像我刚才所说的那种团圆的结局。

  所以再回到最初,我们的信仰是什么,也许就是一种对人的感受,一种责任,一种理所当然。就像刚才所说的那些人,他们将脚扎进土里面,所感所信的就唯有一个“民”字而已,他们便是当今一个又一个的“罗世长”吧。

  “理解的基础是感受。人能感受别人的时候,心就变软了,软不是脆弱,是韧性。”柴静说的,我很喜欢。

关闭

版权所有:滨州市2017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环城南路39号 电话0543-5327030 邮编:251700